易配網 - 手機資訊、時事新聞、網絡資料 - 中文版美國地圖_中文版_資訊導航。手機新聞導航
你的位置:易配網 > 手機資訊導航 > 熱點 > 中文版美國地圖_中文版_資訊導航

中文版


shooting an elephant 中文版

在緬甸南部的莫爾邁因,很多人都討厭我——這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如此重要,以至于這種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是鎮上的分區警察,在一種漫無目的的、瑣碎的反歐洲情緒中,我感到非常痛苦。

沒有人有膽量挑起騷亂,但如果一個歐洲女人獨自穿過集市,可能會有人把檳榔汁吐在她的衣服上。作為一名警察,我是一個明顯的目標,只要看起來安全,我就會被引誘。當一個敏捷的緬甸人在足球場上把我絆倒時,裁判讓另一個緬甸人看向別處,人群發出可怕的笑聲。

這種情況不止一次發生。最后,到處遇到我的年輕人那張黃臉蛋兒冷嘲熱諷,當我在安全的距離之外時,他們在我身后大聲辱罵我,這些都讓我心煩意亂。年輕的佛教僧侶是最糟糕的。鎮上有好幾千個這樣的人,除了站在街角嘲笑歐洲人之外,似乎沒有人有事可做。

這一切都令人困惑不安。因為那時我已經下定決心,帝國主義是一種罪惡的東西,我越早放棄我的工作并擺脫它就越好。理論上——當然,私下里——我支持緬甸人,反對他們的壓迫者英國人。至于我正在做的工作,我恨之入骨,甚至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在這樣的工作中,你可以近距離地看到帝國的骯臟勾當。那些可憐的囚犯蜷縮在臭烘烘的鐵籠里,那些長期被關押的囚犯臉色發灰,神情驚恐,那些被竹林纏住的人屁股上傷痕累累——所有這些都使我感到一種無法忍受的負疚感。但我什么也看不清楚。

我年輕,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我必須在強加給東方每個英國人的沉默中思考我的問題。我甚至不知道大英帝國正在滅亡,更不知道它比將要取代它的年輕帝國要好得多。我所知道的是,我被夾在了對我所服務的帝國的憎恨和對那些試圖讓我的工作不可能完成的邪惡小動物的憤怒之間。

在我的腦海里,我把英國的統治看作是牢不可破的暴政,看作是在塞庫拉塞庫勒姆被壓制在匍匐的人民意志之上的某種東西;另一方面,我認為世界上最大的樂趣是把刺刀刺進一個佛教僧侶的內臟。這種感覺是帝國主義的正常副產品;問問任何英印官員,你能不能讓他下班。

有一天發生了一件事,間接地給人以啟發。這本身是一件小事,但它使我比以前更清楚地看到帝國主義的真正性質——專制政府行動的真正動機。一天清晨,鎮上另一端的一個派出所的副巡視員打電話給我,說一頭大象正在集市上肆虐。

我能來做點什么嗎?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但我想看看發生了什么,我騎上一匹小馬出發了。我帶著我的步槍,一把老的。44口徑的溫徹斯特步槍,太小了,殺不了一頭大象,但我想這聲音可能對恐怖活動有用。許多緬甸人在路上攔住我,告訴我大象的行為。

當然,它不是一頭野象,而是一頭馴服了的“必須”象。它被拴起來了,就像馴服的大象在“必須”的時候總是被拴起來的一樣,但就在前一天晚上,它掙斷了鎖鏈,跑掉了。

馴象人是這只象處于這種狀態時唯一能管理它的人,他已經出發去追趕了,但是走錯了方向,現在已經走了十二小時的路程。

到了早晨,大象突然又出現在城里。緬甸人民沒有武器,對它無能為力。它已經毀壞了某人的竹屋,殺死了一頭牛,還襲擊了一些水果攤,吞噬了一些牲畜;它還遇到了市政垃圾車,當司機跳下車,拔腿就跑的時候,它把垃圾車翻了個底朝天,對著垃圾車施暴。

緬甸的副巡視員和一些印度警察在看到大象的地方等著我。這是一個非常貧窮的地區,到處都是骯臟不堪的竹屋迷宮,茅草覆蓋著棕櫚葉,蜿蜒在陡峭的山坡上。我記得那是一個陰沉沉、悶熱的早晨,剛開始下雨。我們開始問人們大象去了哪里,像往常一樣,沒有得到任何確切的消息。

在東方,情況總是如此;故事在遠處聽起來總是很清楚,但你越接近事件的現場,它就變得越模糊。一些人說大象朝一個方向走了,一些人說它朝另一個方向走了,一些人甚至聲稱沒有聽說過大象。我幾乎認定整個故事都是一派謊言,就在這時,我們聽到不遠處有人在喊叫。

“走開,孩子!”這時,一個手里拿著一根鞭子的老太婆從一個茅屋的墻角走了出來,用暴力把一群光著身子的孩子趕跑了。又有幾個女人跟在后面,咔嗒咔嗒地叫著;很明顯,有些東西孩子們不應該看到。我繞過小屋,看見一個男人的尸體攤在泥里。

他是一個印第安人,一個黑人德拉威苦力,幾乎全身赤裸,他不可能在幾分鐘內死去。人們說那頭大象突然從茅屋的拐角處向他撲來,用鼻子抓住了他,把腳放在他背上,把他踩在地上。這是雨季,地面很軟,他的臉上有一道一英尺深、幾碼長的溝。

他俯臥著,雙臂被釘在十字架上,腦袋被猛地扭向一邊。他的臉上涂滿了泥巴,眼睛睜得大大的,牙齒露在外面,露出難以忍受的痛苦的笑容。別告訴我,順便說一句,死者看起來很安詳。我見過的大多數尸體看起來都像魔鬼。這只巨獸的腳摩擦著,把背上的皮剝得像剝兔子皮一樣干凈利落。

我一看到那個死人,就派了一個勤務兵到附近的一個朋友家去借象槍。我已經把小馬送回去了,不想它一聞到大象的氣味就嚇得發瘋,把我扔了。

幾分鐘后,勤務兵拿著一支步槍和五發子彈回來了。與此同時,一些緬甸人也來了,告訴我們大象就在下面幾百碼遠的稻田里。我一往前走,那一區的人幾乎都從屋子里蜂擁而出,跟在我后面。他們看見了那支步槍,都在興奮地大叫,說我要打死那頭大象。

他們對這頭大象不太感興趣,因為它只是在破壞他們的家園,但現在不同了,它要被射殺了。這對他們來說有點意思,就像對英國人那樣;而且他們想要肉。這使我隱約感到不安。我并沒有要射殺大象的意思——我只是派人去拿了來福槍,以便在必要的時候自衛——一群人跟著你,總是讓人感到不安。

我扛著步槍大步下山,感覺自己像個傻瓜,越來越多的人跟在我后面推推撞撞。在山腳下,當你離開茅屋的時候,你會看到一條石子路,再往下走,一千碼遠的地方,是一片泥濘的稻田荒地,還沒有耕過,剛下過雨就濕透了,還點綴著粗糙的草。

大象站在離馬路八碼遠的地方,左邊朝我們這邊。他對人群的接近毫不在意。他正在撕碎一捆捆的草,把它們打在膝蓋上擦干凈,塞進嘴里。

我在路上停了下來。我一看到那頭大象,就十分肯定地知道我不應該射殺它。射殺一頭正在工作的大象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這就好比毀壞一件巨大而昂貴的機器——顯然,如果可以避免的話,就不應該這么做。

在那遠處,大象安靜地吃著東西,看上去并不比一頭牛更危險。我當時想,現在也想,他對“必須”的攻擊已經停止了;在這種情況下,它只會毫無傷害地到處游蕩,直到馴象員回來抓住它為止。而且,我一點也不想開槍打死他。我決定先觀察他一會兒,看看他是不是又變野了,然后再回家。

但就在那一刻,我環顧了一下跟在我后面的人群。那是一大群人,至少有兩千人,而且每分鐘都在增加。它在路的兩邊堵住了很長一段路。我望著那一張張黃燦燦的臉,浮在鮮艷的衣服上面——所有的臉都因為這小小的樂趣而高興和激動,所有的臉都確信大象要被射殺了。

他們看著我,就像看著魔術師表演魔術一樣。他們不喜歡我,但我手里拿著那把神奇的來復槍,那一刻值得一看。突然,我意識到我終究還是要射殺大象。人們期望我這樣做,我必須這樣做;我能感覺到他們那兩千種意志在不可抗拒地推動著我前進。

就在這個時候,當我站在那里,手里拿著步槍的時候,我第一次意識到白人在東方統治的空虛和徒勞。我就站在這里,拿著槍的白人,站在手無寸鐵的土著人群面前——似乎是這首歌的主角;但在現實中,我只是一個可笑的木偶,被背后那些黃面孔的意志推來推去。

我在這一刻意識到,當白人變成暴君時,他破壞的是自己的自由。他變成了一種空洞的,擺姿勢的假人,一個老爺的傳統形象。因為這是他的統治的條件,他應該花他的一生來試圖給“當地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在每一次危機中,他必須做“當地人”對他的期望。

他戴著面具,他的臉漸漸變得適合它了。我必須射殺大象。當我派人去拿步槍時,我已下定決心要這樣做。老爺必須表現得像個老爺;他必須表現得堅決,要了解自己的想法,要做明確的事情。

他手里拿著步槍,跟在我后面走了兩千人,然后無力地拖著我走,什么也沒做——不,那是不可能的。人群會嘲笑我。我的整個生活,每一個白人在東部的生活,都是一場不被嘲笑的長期斗爭。

但我不想射殺大象。我看著他把那束草拍打在膝蓋上,帶著大象那種全神貫注、慈祥的神態。在我看來,射殺他簡直是謀殺。在那個年齡,我對殺死動物并不感到不安,但我從來沒有射殺過大象,也從來不想這么做。

不知怎么的,殺死一只大動物似乎總是更糟糕。此外,還有野獸的主人需要考慮。這頭大象活著,至少值一百英鎊;死后,它的價值可能只有象牙的五英鎊。但我必須迅速采取行動。

我轉向一些看上去很有經驗的緬甸人,他們在我們到達時就在那里,我問他們大象最近表現如何。他們異口同聲地說:如果你不去管他,他是不會理睬你的;如果你離他太近,他可能會沖你發火的。

我很清楚我應該做什么。我應該走到離大象不到25碼的地方,測試一下它的行為。如果他沖鋒,我可以開槍;如果他不理睬我,就可以放心地離開他,直到馴象員回來。但我也知道我不會做這樣的事。我的槍法很差,地面是軟泥,每走一步都會陷進去。

如果大象沖過來,而我沒打中它,我的機會就會像一只被壓在蒸汽壓路機下的蟾蜍一樣大。但即使在那個時候,我也沒有特別想到我自己的皮膚,只想到后面警惕的黃面孔。因為在那一刻,在人群的注視下,我并不像一個人的時候那樣感到害怕。

白人在“土人”面前不應感到害怕;所以,總的來說,他并不害怕。我腦子里唯一的想法是,如果出了什么差錯,那兩千緬甸人就會看到我被追趕、被抓住、被踐踏,最后變成一具露齒而笑的尸體,就像山上那個印第安人一樣。如果真是這樣,他們當中很可能有人會笑。那是絕對不行的。

只有一個選擇。我把子彈塞進彈夾,躺在路上以便看得更清楚些。人群靜了下來,從無數的喉嚨里發出了一聲低沉而快樂的嘆息,就像人們終于看到戲院幕簾升起時發出的嘆息一樣。他們終究是要找點樂子的。來復槍是一種漂亮的德國東西,帶有十字瞄準鏡。

我當時不知道,在射殺一頭大象的時候,人們會射殺一頭從一個耳孔跑到另一個耳孔的假想木棒。所以,既然大象是側身朝上的,我就應該瞄準它的耳洞,實際上,我瞄準了它前面幾英寸的地方,以為它的大腦會往前走。

當我扣動扳機的時候,我沒有聽到砰的一聲,也沒有感覺到被踢了一腳——一顆子彈飛回家的時候,我從來沒有聽到過這種感覺——但我聽到了從人群中傳來的魔鬼般的歡呼聲。在那一瞬間,在太短的時間里,人們可能會認為,即使子彈飛到那里,大象也發生了神秘可怕的變化。

他既不動也不跌倒,只是身體的每一根線條都變了。他看上去突然垮了,萎縮了,衰老了,仿佛子彈的沖擊力使他癱瘓了,卻沒有把他打倒。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敢說可能是五秒鐘——他終于松松垮垮地跪下了。他的嘴流口水。他似乎已垂垂老矣。

人們可以想象他有幾千歲了。我又朝同一個地方開了一槍。在第二槍的時候,他沒有倒下,而是絕望地慢慢爬起來,虛弱地站直了,兩腿耷拉著,腦袋耷拉著。我開了第三槍。正是這一槍使他喪命。你可以看到它的痛苦震動了他的全身,把他腿上最后的一點力氣也震掉了。

但在跌落的過程中,他似乎有一會兒站了起來,因為當他的后腿在身下塌陷的時候,他似乎像一塊巨大的巖石一樣向上聳立,像一棵樹一樣向上伸展。他吹號,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然后他就下來了,他的肚子朝我這邊來,發出一聲巨響,似乎連我躺著的地方都在搖晃。

我起床。緬甸人已經在泥濘中從我身邊疾馳而過。很明顯,這頭大象再也站不起來了,但它并沒有死。他的呼吸非常有節奏,發出長長的嘎嘎的喘息聲,他那巨大的身體一側痛苦地起伏著。他的嘴張得大大的——我可以遠遠望見他那淺粉色的喉嚨。我等了他很久才死,但他的呼吸并沒有減弱。

最后,我把剩下的兩顆子彈射向了我認為他的心臟一定在的地方。鮮血從他身上涌出,像紅色天鵝絨一樣,但他仍然沒有死。當子彈擊中他時,他的身體甚至沒有抽搐,痛苦的呼吸沒有停止。他慢慢地、痛苦地死去,但在離我很遠的某個世界里,即使是一顆子彈也無法進一步傷害他。

我覺得我必須停止那可怕的噪音。看到那只巨獸躺在那里,動彈不得,卻又死不了,甚至不能把它打死,那情景真叫人害怕。我叫人把我的小步槍拿來,一槍一槍地射進他的心臟,射進他的喉嚨。他們似乎沒有留下什么印象。痛苦的喘息聲像時鐘的滴答聲一樣持續著。

最后,我再也受不了了,就走了。后來我聽說他花了半個小時才死。甚至在我離開之前,緬甸人就開始給我送大馬和籃子了。我被告知,到了下午,他們已經把他的尸體剝得精光。

當然,在那之后,關于射殺大象的事,人們議論紛紛。店主很生氣,但他只是一個印度人,什么也做不了。此外,從法律上講,我做的是對的,因為如果一頭瘋象的主人不能控制它,它就得像瘋狗一樣被殺死。歐洲人的意見有分歧。

年長的人說我是對的,年輕的人說射殺大象殺死一個苦力是一件可恥的事,因為一頭大象比任何該死的科林吉苦力都值錢。后來我很高興苦力被殺了;這使我在法律上站在了正確的立場上,也為我射殺大象提供了充分的借口。

我常常想知道其他人是否意識到我這樣做只是為了不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傻瓜。

擴展資料

故事梗概

《獵象記》是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的一篇優秀散文。文章寫于1936年,敘述了1926年在英屬殖民地緬甸當殖民警察時一次射象的經歷。

作者以其非凡的手筆通過講述射象時的矛盾心情觸及到人類的心靈深處極其復雜的矛盾心理,表達了對帝國主義、對殖民統治的深惡痛絕和對殖民地人民的麻木不仁的無奈。

在應當把自己看成是一個人還是一個帝國的警察的問題上,奧威爾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他在文章中運用極其嫻熟有效的修辭技巧成功地再現了這一矛盾,使人們深刻地認識到帝國主義的罪惡本質。

軸心與同盟中文版秘籍

游戲中按~進入秘籍模式:

enigma 關閉戰爭迷霧

fieldpromotion # #為數字(不帶數字代表加100經驗)

swissbank 99999 加黃金(最高99999,不加數字帶表加黃金100)

isurrender 即刻戰勝敵人

rosieriveter 所有建造瞬間完成

veday 立即勝利(相當于跳關)

killers 擁有一擊必殺

god mode 無敵模式

rocketarmy 發射火箭

medic 生命全滿

bravery 無畏

crushers 盟軍卡車得到毀滅性的火箭

擴展資料

軸心與同盟中的攻擊算法:

1. 子彈算法:

(1)步槍算法: 攻擊×免疫百分比-防御+(附加傷害)=傷害

(2)機槍的攻擊往往是群傷,所以這里也涉及到范圍問題,不過機槍還有一個最大單位數的問題,一般是3-4個,也有9個的,不過那不常見。這里的算法可以參照算法2(1)里的火炮算法,不過機槍算法中要除2X,也就是說y(傷害)=攻擊÷2X(距離)×免疫-防御+(附加傷害)

2.火炮算法:

(1)榴彈轟擊時,在范圍內的敵人都會扣血,血量和炮彈落點成反比,可以用公式:y(傷害)=攻擊÷X(距離)×免疫-防御+(附加傷害) (距離<最大范圍)

(2)如果面對的是單體穿甲傷害時,算法和步槍一樣

在整個對抗過程中,你所扮演的將軍都將有四種特別的軍事才能(準確的說是三種,因為每名將軍在總部基地被摧毀時都可以以1000軍功呼叫新的基地車),當然了這要到你的經驗值足夠才行。這些軍事才能包含了從臨時的經濟援助到使用原子炸彈。其實將領的軍事區域影響力才更有用,你能夠更進一步地團結你的軍隊。原子彈在它的爆炸過程中能徹底毀滅大多數的軍隊,清除你軍隊前進道路上的一切障礙。不過對于這一超強的軍事技能,本作也做了一些平衡,其中之一就是使用核彈同時也會毀滅大部分的軍事基地。

與其他的棋盤類游戲很相似,玩家可以在世界上的五大軍事力量中做出選擇:美國、英國、蘇聯、日本、德國。并可扮演你所選派別中的一個軍事將領。這種基于回合制的游戲模式將世界地圖分成了若干個區域,每個區域都設定有不等的收入量。玩家可以用這些資金進行科技發展、購買軍隊。并以此攻擊和最終奪取敵對方控制下的區域。在本模式下對戰雙方的目的就是攻占敵方的首都。

在本作中可擁有4個兵種——步兵,機械化部隊,以及裝甲兵,空軍,在登陸戰時會自動出現戰列艦和航空母艦(航空母艦只在有空軍的部隊登陸時存在)。最有趣的是沖突怎樣被解決。你可以策略模式進行戰斗,地圖上所部署的軍隊將取決你所建造的建筑的種類和你所擁有的資金的數量。例如,一支機械化的軍隊表明你能建造步兵并且在戰斗過程中使單位機械化,但是你不能建造裝甲單位。令人遺憾的是由于電腦AI的原因本作趣味性大打了折扣。另外,你也可以選擇快速解決戰斗,由雙方的兵力對比決定勝利概率。

韓文版的WIN7怎么改為中文版的?

1、在電腦上找到控制面板,打開頁面并點擊頁面中帶有時鐘的地球圖標,如圖:

2、在出現的頁面中選擇導航欄第三個選項,即鍵盤和語言。如圖:

3、在出現的頁面中,點擊頁面最下端的語言選擇,如圖:

4、鼠標點擊選擇切換成中文(簡體),如圖:

5、然后會跳出一個頁面提示,點擊右側選項即立即注銷,然后電腦重啟后就變成中文了。

windows8日文版怎么改成中文版

準備工具:win8系統電腦

1.打開電腦,在鍵盤中找到win+x鍵,同時按住這連個鍵調出功能框。

2.在功能頁面中找到第五個日文選項,點擊該選項進入到下一頁面中。

3.在新彈出的頁面中找到帶有言語字符的選項,點擊該選項進入到下一頁面中。

4.在新彈出的頁面中找到言語追加選項,點擊該選項進入到下一頁面中。

5.在新彈出的頁面中找到中國字選項,點擊該選項即可設置為中文版。

怎么將win8系統英文版改成中文版

1、登錄Win8.1 Update系統,打開這臺電腦(This PC),選擇頂部工具欄的控制面板(Control Panel),進入控制面板。

2、然后,選擇Clock, Language, and Region子欄目:Change input methods(更換輸入法)。

3、在Language(語言)欄目下,選擇Add a Language(添加一項語言)。

4、這時,可以在C系列,找到中文(簡體),選擇中華人民共和國(PRC)語言,確定生效。

5、現在,我們可以對已添加的中文進行設置,選擇Options。

6、Win8.1 Update系統會自動聯網檢查是否有Windows顯示語言包,例如簡體中文語言包。現在,只需Download and install language pack。

7、緊隨著,系統將自動聯網下載簡體中文語言包(32位系統,100MB;64位系統,137MB)。

8、下載完成后,只需選擇Make this primary language(將簡體中文設置為第一顯示語言),最后注銷,生效。

擴展資料

使用說明

1、若要使用觸控功能,你需要支持多點觸控的平板電腦或顯示器。

2、若要訪問Windows 應用商店并下載和運行程序,你需要有效的Internet連接及至少 1024 × 768 的屏幕分辨率。

3、若要貼靠應用,你需要至少 1366 × 768 的屏幕分辨率。

4、Internet接入(可能產生ISP費用)。

5、安全啟動要求固件支持UEFI v2.3.1 ErrataB,并且在UEFI簽名數據庫中具有Microsoft Windows證書頒發機構。

6、一些游戲和程序可能需要圖形卡兼容 DirectX 10 或更高版本,以獲得最佳性能。

7、有些功能需要使用 Microsoft 帳戶。

8、觀看 DVD需要單獨的播放軟件。

9、Windows Media Center許可證單獨銷售。

10、BitLocker To Go 需要 USB 閃存驅動器(僅限于 Windows 8 Pro)。

11、BitLocker 需要受信任的平臺模塊 (TPM) 1.2 或 USB 閃存驅動器(僅限于 Windows 8 Pro)。

12、客戶端Hyper-V需要有二級地址翻譯 (SLAT) 功能的 64 位系統以及額外的 2 GB RAM(僅限于 Windows 8 Pro)。

13、在Windows Media Center中播放和錄制直播電視節目需要電視調諧器(僅限于Windows 8 Pro包和 Windows 8 Media Center Pack)。

14、不同地區的免費 Internet 電視節目內容不同,某些內容可能需要額外付費(僅限于 Windows 8 Pro 包和 Windows 8 Media Center Pack)。

備注:在虛擬機上測試Windows 8時實際只需512MB的運行內存安裝運行,但是速度很慢。

參考資料:百度百科-Windows 8

如何將英文版電腦改成中文版

1、點擊桌面左下角的開始菜單,并選擇setting選項進入到Windows的設置界面。

2、在設置界面找到 time&language選項并點擊,以設置語言。

3、在語言設置界面找到Region&language選項并點擊,以設置區域和語言。

4、在區域和語言設置界面找到語言選項下的Add a language并點擊,新建一種語言。

5、在打開的窗口中找到 中文(簡體)選項,等待下載完成。

6、中文下載完成后,點擊中文-Set as default,即將中文設置成系統默認語言 。

7、重新啟動電腦,重啟后系統的語言就變成中文的了。

本文內容來自網絡,由 易配網 www.keweisl.com整理。
更新時間:2019-07-21 18:25:56
卓创资讯网站